优化准入原则 法律教育和培训政策修改



加入时间:2009年3月16日

律政部

    政府修改法律教育和专业培训政策,并放宽当律师的资格,确保有足够和优秀的律师应付法律业需求。

    律政部长尚穆根昨天在国会拨款委员会的预算辩论上回答议员对法律教育的建议和看法时说,设立全面的法律教育架构是必要的,因为高素质律师是活跃的法律服务业最重要元素,“确保一流的法律教育和培训尤其重要。”

    他说,政府已检讨律师资格条例,确保条例不仅适用于有意回国执业的国外法律毕业生,也让考取律师资格者有更扎实的专业培训。

    为吸引更多国外毕业生回国服务,政府废除必须修读一年“新加坡法律文凭课程”(DiplomainSingaporeLaw,简称DipSing)的强制性规定,并加强国内外毕业生必修的实用法律课程(PracticalLawCourse)内容和实习计划。

    自1997年推出的DipSing,主要是让要在新加坡执业的留学生,熟悉本地司法制度和法律。

    不过,张俰宾博士(武吉班让区议员)前天发言时指法律文凭课程浪费时间,而迪舒沙(荷兰—武吉知马集选区)则引述留学生的话,指它是阻挠他们回国工作的一大因素。

    他们因此建议废除DipSing,以鼓励更多留学生回国执业,也有助于解决律师短缺问题。

    迪舒沙也建议废除DipSing和海外二等(乙级)荣誉法学位者须工作两年才能执业的规定。

    尚穆根也宣布,考取新加坡律师资格(SingaporeBar)的考试今后将分A、B两部分。

    DipSing将以3个月选修课取代,选修将从今年下半年开始,成为考取新加坡律师资格的A部分。

    放弃选修的留学生,可直接参加考试。第一个考试预计今年11月举行。

    所有国内外法律毕业生须修读的实用法律课程,内容将在明年7月更新,成为考取新加坡律师资格的B部分。

    这个为期5个月的强制性课程,将加入更实用单元,也能让毕业生掌握专门领域的技能。

    律师事务所实习(pupillage)规定将由培训合约(trainingcontract)取代。不过,本地生的合约期保留为6个月,海外生将长达一年,但海外工作经验也算在内,以半年为限。

    尚穆根说,一些实习生在现有的实习制度下,甚少与指导他们的律师接触。合约制度是要律师事务所为实习生,设计更有意义的培训合约。

    根据律政部,海外毕业生反映新加坡法律文凭课程过长,所教的其实从工作中就能掌握。修读实用法律课程的毕业生则建议,在课程中加入更多实用培训,让他们可为执业做好准备。

    尚穆根说,政府也准许考获海外二等(乙级)荣誉法学位者直接参与上述考试,申请成为执业律师。

    他认为,新的律师资格考试严格,相信能筛除低素质毕业生,确保获选者达到一定的专业水平。

    迪舒沙在律政部预算辩论结束后,电邮本报说:“废除DipSing和规定海外二等(乙级)荣誉法学位者须工作两年才能执业的决定是勇气可嘉和及时的,这无疑能鼓励更多初入行的律师回国,在新加坡奠定律师事业发展基础。”

    延长海外毕业生实习时间

    实习生和律师:效用不大

    受访的实习生和律师认为,放宽法律教育和专业培训未必能达到目的。

    一名在去年完成一年法律文凭课程、目前在大型律师事务所的实习生(24岁)说,现在的海外毕业生只须实习半年,因此她不解新规定为何要拉长半年。

    这名不愿具名的实习生,是在英国大学完成法律学士。

    她说:“虽然废除了法律文凭课程,但到头来,即使选择不修3个月选修课,也省不了多少时间,因为实习期多了半年。

    “如果是为了让我们通过实习掌握更多技能,这点我能理解,但为何只规定海外毕业生得多实习半年呢?”

    一名经营小型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认为,要求海外毕业生选修3个月课程过短,无法维持专业水准。

    这名不愿具名的律师也针对实习计划说:“许多律师知道,实习计划是在浪费时间。许多实习生无法跟律师接触,只做些资料查找、甚至是文件影印工作,无法从中得利。”

    “律师没有时间指导实习生是根本问题。别说一年,即使规定海外生须实习两年也徒然。”